欧洲旅游网公司联系电话

欧美地接联盟
欧美专业地接

  • 欧洲旅游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公共号

  • 电话/TEL

  • 总机:021-63569291
  • 13585964033
  • 沈先生
    MP:13564444063(微信号)
    Email:Frank Shen
    QQ:734283122
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李小姐
    MP:13585964033(微信号)
    Email:Silver Lee
    QQ:1766687458
  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纽约联络处001-3479259633
  • 阿姆斯特丹联络处0031-614867857
  • 赫尔辛基联络处00358-985-11990
  • 伦敦联络处0044-7778-188810
  • 德国联络处0049-931-7052251
  • 巴黎联络处0033-01-56-48-50-48
  • 巴塞罗纳联络处0034-93-342-74-20
  • 雅典联络处0030 210 9407250

欧美旅游网-欧洲旅游散记-发表游记

游记主题 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的圣维克图瓦山--“胜利山”
rebecca
文章数:93
积分:465
 

“快了、快了,再加把劲,就将进入理想中的境界……”

画家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高山,双眼燃烧着执着的火炎。

过久的凝视,连画家自己都觉得眼睛似乎快要冒血。

他就是现代绘画之父保罗‧塞尚(Paul Cezanne,1839-1906)。

他每天每天凝视的那座“神圣的胜利山”,就是位于法国南部的“圣维克图瓦山”(Sainte Victoire)。

塞尚无论如何都想画这座山,但太难了,都不知画了几十遍,但总不满意,完全成了他与山的搏斗。

“我全神贯注地在工作。”(1903年致友人的信《塞尚书信》美术公论社)

那时,塞尚已年过六十,而在社会上,他仍然默默无闻。真正了解他的人,即使在巴黎也寥寥无几。更何况在法国南部的故乡,在故乡人的眼中,他简直就是一位落伍者。

每天清晨,他都早早地背起画具箱出门,也总会遭到调皮的孩童们的戏弄或尾随,有的调皮鬼还向他扔小石块。

对这一切,他都默默地忍受着,从未停下脚步。

必须接近那座胜利山,一定要领悟出胜利山的真实面貌,一定能做到的,等着瞧吧!一定要绘画出最完美的作品!

虽然山就在眼前,但塞尚心目中的山还很遥远。障碍重重路迢迢。

不过,就快了。心目中的“胜利山”已隐隐约约地出现在眼前!

当目睹这座巍峨的岩石山时,我顿开茅塞:“真不愧是塞尚那么倾心热爱的山。”整座山弥漫着不可思议的魅力。

每次去位于特雷市(Trets)的欧洲研修道场,朝晚我都眺望这山。

这山兼容着数亿年时光的丰厚底蕴和似乎是今晨刚刚隆起的气势;它嵬然不动,却又给人一种正在喷涌着火焰的动感;它是从地球上隆起的山群,却犹如自天而降的礼物。它是石灰岩群山,银光闪烁,像是横倒的三角柱。山容扑朔迷离,随不同的视角和光线的强弱而千变万化。

我于1981年6月首次访问欧洲研修道场,也是第一次看到这山。我与各国的同志一起分享了我的感动心情。

“你们瞧!多么雄伟的山容。看上去就好象是位巨人--例如,安祥地横卧着的释尊。这山既庄严,又特别优雅和高贵。

山姿如同信心的“一念”,无论面对什么,都决不屈服,显示着扭转乾坤的气魄。他既刚强激烈,又蕴藏着兼容并蓄的无尽能量,深邃悠远。希望各位也把自己练就为如同这山一般坚强的人。"

塞尚持之以恒地朝着胜利山前进,他画笔不停,但不被承认。

他的作品在沙龙的展览会上屡次落榜,评论家的谩骂、残酷的言词、冷嘲热讽,竟然还被严厉地批评为“狂人作品”。

后来,马切斯(Henri Matisse,1869-1954,法国画家)、毕加索(Pablo Ruiz Picasso,1881-1973,西班牙画家)都把塞尚敬仰为“吾师”!

不管多好,但就因为是“创新”的事物,所以被拒绝!世间凡人一般都只会“人云亦云”!

塞尚的画无人问津。他在巴黎的生活,全靠父亲微薄的汇款。白手起家、一跃成为资产家的父亲视儿子为败者。儿子痛知父亲的心思,心灵深受创伤。就连童年好友作家左拉(Emile Zola,1840-1902),也不能理解他的独创性,使他倍感孤独。

面对这一切,塞尚依然不懈地攀登着自身的艺术高峰,尽管途中气喘吁吁。

想笑的人就笑吧,没啥了不起!真金不怕火来炼,是真的,最后必定胜利!

为画好一幅静物画,塞尚上百次地向画布挑战,就连最爱的母亲去世那天,仍没有放下画笔。

岩石般的固执。

可他的画没有得到世人的承认。晚年,他重返故乡埃克斯‧普罗旺斯(Aix Provence),坚持不懈地画圣维克图瓦山。

怎样才能在画布上重现这山的生命力?怎样才能靠色彩来表达出自然的深奥?怎样才能描绘出空气的重量?

之前,因画苹果而使他萌发出画宇宙的想法。色彩与结构、感觉与理智--融会贯通,他的作品该是具有漫长历史的形象主义绘画的顶峰。

能不能登上艺术的高峰?

能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?

“为了涂抹那五十英寸的画布,就算缩短生命、把我燃烧成灰烬,我也在所不惜。因为这就是我的人生。我的愿望就是死于绘画的创作中。”(《与塞尚的对话》)

把“死于绘画的创作中”视为自己的夙愿!说得如此斩钉截铁的塞尚,其实已经战胜了一切。

奋斗不止,奋斗终生!

这种精神就是胜利。

我脑子里浮起了他晚年的景象:1906的秋天,他一如既往地在户外作画,那天傍晚遇上雷阵雨。他被雨打了好几个小时,终于倒在雨中。后来,是过路人把他抬回家里。一周后,他永远地闭上那如烈焰的双眼,享年六十七。就在临终的病床上,他还执意要画画。

他坚如岩石,他已把自己练就为“胜利山”。

这不是特殊的天才逸事。

不管是谁,都有自己的“圣维克图瓦山”,都有莫属自己不可的“胜利山”。让我们以这山为目标,勇攀高峰!

从研修道场坐车数十分钟就可到马塞(Marseille)港。当SGI会员的研修会结束后,我去了马塞山丘。

攀登山丘的目的,是为了眺望伫立海中的伊夫岛(Ile d’If)。大仲马的名著《基督山恩仇记》中,主人公唐泰斯(Dantes)受诬陷而身陷囹圄的,就是这石灰岩小岛上的监狱。

我年轻时曾随恩师学过此书,而恩师的一生,正像一位“妙法的唐泰斯”。在地中海潮风的吹拂下,我仿佛听到了恩师户田先生在说:“这不是你自己决定要走下去的信念大道吗?既然如此,就该毕生贯彻!就算人生遭受不断的迫害,我的弟子啊,切莫叹息,而是为之喝彩!在烈风中含笑奋斗,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!只有这样的人,才能成为生生世世、永不崩溃的幸福王者!”

当我返回研修道场时,法国南部当地的会员已济济一堂。

在柔和的夕阳中,我们一起漫步在蓁蓁绿野上,时而高歌、时而畅谈投身于广布人生的喜悦。

就在此刻,奇迹发生了,天空突然架起了一条巨大的彩虹。大家目睹着长空戏剧般的奇迹,顿时掌声四起。

遥望那岩石山,夕阳的余辉映照着银色的山表,为它披上了一件豪华的黄金衣,美的让人屏息凝气。

“胜利山”就是自豪地在微笑的巨人--“瞧吧,我胜利了!”

欧洲旅游网版权所有沪ICP备05041798号